<ruby id="ykqvz"></ruby>

            互聯網與卷煙廠,你選擇哪一個?

            畢業生就業資訊 畢業生就業資訊

            近兩年,高校畢業生的就業選擇越來越“魔幻”:

             

            疫情之后,許多碩士生開始加入外賣大軍;

             

            北京鏈家APP上,每23個人當中,就有1個是名牌大學的高材生;

             

            杭州余杭區的街道辦,十幾個來自清華、北大的畢業生應聘,學歷不是碩士就是博士;

             

            近日,河南中煙錄用了一批大學生,149個名額里面,有4個專業管理崗、4個技術崗和6個銷售崗,清一水的研究生,有211,有985,還有海歸;

             

            研究生去卷煙、送外賣和處理社區里雞毛蒜皮的小事?這些有著高校光環的高學歷人才,似乎正在走向我們通常認為的“底層崗位”,而且一個不容忽視的重點在于這不再是個例。招聘時,河南中煙很淡定地表示,“有名校畢業生或者研究生很正常,他們自己要來的”。

             

            求穩定、求待遇、求清閑,高學歷人才們正變得更加現實,但這背后終究是人才的流失。


            卷煙廠需要碩士嗎?
             
            河南中煙招聘引發出一個微博熱點話題,估計他們自己也沒想到,因為在這個行業內,名校碩士或博士去流水線卷香煙再正常不過,甚至很多崗位就明確要招研究生及以上學歷。
             
            比如四川中煙,2021年超過1/3的崗位要求碩士研究生及以上學歷,而其旗下什邡卷煙廠更是直接明確寫明“雙一流”大學及專業優先。某二線城市卷煙廠的一線生產操作工對記者表示,“我們廠里還有中國傳媒大學、華南理工大學、華東師范大學、華東科技大學畢業的學生,還有很多雙一流學校的研究生,都來當工人”。
             

            當然,不是說這些研究生只當一線工人,按照煙草企業的規定,即便是管理崗,不論學校也不論專業,都要在一線工作一年或是三年。但這里其實有很多疑問,如果卷煙廠招聘高學歷人才,不是讓他們去當一線工人的,為什么很多畢業生錄取的崗位是生產操作崗,而不是管理崗呢?而像流水線上制絲、卷包這類活,又是不是非得研究生才能干呢?
             
            答案自然是否定的。不是卷煙廠非研究生不可,只是他們給的薪資待遇完全能“供”得起高材生們。
             
            根據財政部網站披露的信息顯示,2019年中國煙草總公司有51.62萬員工,發出了964億的工資,在崗職工平均年薪18.67萬,平均月薪15558元。與此同時,據21世紀經濟報道此前統計,在城鎮非私營單位中,北京、上海、天津年均工資最高,2019年均在10萬元以上;在城鎮私營單位中,居前三的則是北京、上海、廣東,2019年年均工資均在6.2萬元以上。
             

            不止中煙,各個地方煙草公司的平均工資也幾乎秒殺其他行業。時代周報的報道中提及,一位某三線城市的卷煙廠員工透露,“新人稅前年薪也有15萬元,也會有每日包吃兩餐這樣的福利”。還有人曬過湖南中煙的薪資,同是國企,湖南中煙秒殺長沙軌道交通。
             
            在國內,沒有比煙草公司更財大氣粗的用人單位,尤其是當幾乎所有行業都受疫情沖擊,逃脫不開急劇變化的經濟形勢,煙草公司的業績反而更加蒸蒸日上。根據國家統計局數據,2019年中國煙草制品行業工業企業營業收入為11092.4億元,同比增長6.1%,2020年1-6月,中國煙草制品行業工業企業營業收入為6408.4億元,同比增長5.9%。
             
            由此可見,穩定、錢多還有各種隱性福利,畢業生能進煙草系統,恐怕只有讓別人羨慕的份了。

            制造業不如互聯網,互聯網不如卷煙廠
             
            最近一段時間,互聯網大廠動作頻頻。先是京東宣稱要用兩年時間,將員工平均年薪由14薪逐步漲至16薪,隨后騰訊、快手、美團都表示取消大小周,小米呢?則直接授予3904名員工共計7023萬股獎勵股份,人均獎勵約47萬港元(約合39.29萬元)。因此,年輕人爭相涌入互聯網大廠。
             
            但是要跟煙草公司比起來,互聯網大廠似乎都略遜一籌。一位在某5線城市煙廠一線工作的985計算機本碩畢業生在網上求助,稱自己年收入到手18萬左右,現在手拿互聯網算法和微軟的兩個offer,想跳槽,可是家里人根本不同意他從卷煙廠辭職。
             
            縱觀十多年來高校畢業生的就業傾向,每一輪經濟變化都帶來新的改變,而傳統產業、互聯網行業以及體制內經濟之間的較量和發展,通常也因人才的流向而發生變化。
             
            圖片

            根據獵聘發布的《中國人力資本生態十年變遷白皮書(2011-2021)》顯示,從過去十年獵聘平臺上的公司需求指數排名前十的情況來看,2011、2012年以各類傳統行業的公司為主,2013年上榜公司比較多元化,前十公司涵蓋了礦業、投資、汽車、通信、互聯網、教育等領域。直至2014年,阿里開始登上人才需求指數榜單第一,此后至2020年連續幾年基本上都是位居前列。
             
            而其他互聯網頭部公司如騰訊、京東、美團、字節跳動等,也在2015年之后紛紛躋身前列,且從2011年到2020年企業發布的招聘薪資來看,互聯網公司薪資整體處于逐年增長的態勢。
             
            互聯網公司對人才的吸引力增大,而這一時間,幾乎和傳統制造人才流失加劇的時間吻合。2014年,北京市人社部門數據顯示,2014年上半年,軟件及IT產品研發人員、工程設計人員等專業技術人員缺口最大,為11.3萬人。從凈增崗位數量看,制造業居首位,用人需求約11.84萬人,占全部凈增崗位的21.3%,尤其是技能型人才。
             
            在一些制造業較為發達的城市,僅深圳一地,2013年高技能人才缺口達30萬人,建筑工程師、通信工程師等工科人才奇缺。
             
            究其原因,很多工科人才逐漸流向了金融、互聯網等領域催生的新興崗位,而這種情形大大限制了人才流失一方的行業發展。比如我們心心念念的芯片制造,早前芯片行業人員流失不僅對外,而且對內,對內轉移到互聯網、IT甚至是金融領域,幾乎成了相關專業畢業生選擇就業方向的一個熱衷選擇。由現在的技術差距可看,這和當初人才流失不無關系。
             
            不過現在似乎也輪到互聯網被“搶”了。根據去年獵聘發布的《2020年2月互聯網從業者求職報告》顯示,2020年2月,有投遞行為的互聯網行業從業者,開始出現向傳統行業、大型企業傾斜的趨勢,最關鍵的是,互聯網從業者追求穩定的心態更趨于明顯。
             
            這也是為什么高校研究生爭著搶著去卷煙廠當一線員工的原因,互聯網中年危機焦慮、加班文化盛行、裁員一波接一波,再加上近來逐漸收緊的政策監管,整個互聯網經濟似乎進入一個動蕩期。

            圖片
            從體制外“卷”到體制內
             
            在互聯網當前的語境下,我們用內卷來形容停滯不前的狀態,也用來比喻自己全部的努力不過是一種無意義的自我消耗,但在體制內,內卷或許反而是正向的。
             
            比如煙草公司,雖然河南中煙招聘研究生到流水線上去卷煙,向外界透露了高學歷人才之間同樣內卷的現狀,但是要知道在以往,即使是這些名校高材生想卷也不一定能卷進煙草公司。長期以來,煙草公司特殊的壟斷性地位及產品特點,使得煙草行業自有自己的一套市場運行規則,相對地,這一行業的人才流動也不受市場影響。
             
             
            而如今煙草公司逐漸向外招聘,盡管門檻高了些,起碼給了外部人才流入煙草系統的機會,一定程度上提升了體制內的競爭。
             
            其實從人才流向的變化可以看出,體制內走向內卷或許是必然的,更確切地說,體制外卷得越厲害,更多的人越會涌向體制內,從而也導致體制內內卷。從2018年開始,資本逐漸收縮,許多畢業生或互聯網人已經開始悄悄往體制內跑,尤其是疫情過后,倒閉、裁員、降薪…多少公司員工受到影響,這時人人都感受到了體制內的好。
             
            比如前段時間,北大碩士、嘉實恒生科技ETF基金經理高峰,考公上岸做了公務員,然后從基金公司辭職。而在脈脈上,講述自己從互聯網大廠成功上岸的更是大有人在,一位螞蟻金服前員工曾詳細分享了自己“上岸”后的幸福感、家庭、精神狀態、薪資情況,引發熱議,也觸動了不少本來就在猶豫的人。
             
            據脈脈調查的一份2020年人才吸引力報告顯示,盡管IT互聯網是人才凈流入最多的行業,但互聯網行業的整體幸福感卻墊底。
             
            從體制外流入體制內,或者從體制內流入體制外,說到底都是個人擇業的自由,但不得不承認,隨著人才流動的變化,體制內外的矛盾感和對立性似乎更加明顯。在脈脈上,一面是大廠員工想上岸,鼓吹體制內的幸福,另一面大量體制內員工自嘲買房負擔壓力大,羨慕大廠的高薪。原本體制內外“各自安好”,現在倒變成了集體宣泄,暴露出更多的焦慮和質疑。
             
            就像煙草公司,煙草公司過高的薪酬,確實可以讓煙草行業集聚更多的人才,可是這種吸引力的背后是煙草行業常年不變的壟斷地位和難以想象的暴利。不是說公司給的起高薪,就證明其薪酬體系沒有問題。
             
            而且正如很多網友內心共同的疑問:父母千方百計培養出來的研究生,就為了干這活兒?
             
            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如今帶著名校光環的畢業生卻不得不往下走,用經濟學人士的話來說,一旦高端行業的擴張速度跟不上勞動力的供給速度,就注定會有人被擠到下一個層級?,F在很多行業正恰逢勞動力增長而企業發展受挫,未來或許勞動力過剩還要持續很久。


            標簽
            畢業生就業資訊微信號:bysjyzx掃描二維碼關注公眾號
            本訂閱號主要立足于大學畢業生就業,匯集全國范圍招聘或北上廣等熱門地區就業資訊。由于個人工作經歷有限,較少發布私企招聘,請見諒。本號的主旨是為即將、已經畢業的同學們,開拓就業思路和眼界,以期更完美的工作和人生。